您的位置:一品俠中文網_最受歡迎的免費小說閱讀網站_書林_酷虎_小說樓_庫哈_讀書族 > 科幻小說 > 隨機位面大穿越 > 第三十神二章:斗法二郎神。

《隨機位面大穿越》 第三十神二章:斗法二郎神。

    孫悟空拼著老命提猴群殺出了一條血路,目送著猴群漸漸離去,內心也是無比落寞,像他風光無限的時候,那些妖王哪一個不是圍在他身邊環繞,可如今剛一落難,自己那些兄弟們就不知所蹤了,當真是世態炎涼,人心不古啊。

    “該死的妖猴,你還不束手就擒!”滿天的天兵天將將孫悟空包圍在了其中。

    孫悟空傲立在山巔之上,低著頭呵呵笑著:“你們這些毛神!想讓俺老孫投降?拿命來換把!”

    說吧,孫悟空猛地沖了上去,精神打算以一人之力對抗這個三界最強的主宰,這般豪情讓人為之肅然起敬。

    那孫悟空自從偷吃了蟠桃于咸蛋后,實力早就今分析比,一桿金棍棒在他的手中虎虎生威,一棍下去大有一副開天辟地之勢,此等甚為就算是哪吒那等人物也不敢硬抗就更別說這些天兵天將門了。

    “該死!快撤,這妖猴瘋了!“

    孫悟空一棍子下去打落了上百天兵,空中鮮血如雨一般落在了地上,孫悟空渾身浴血宛如一屆瘋魔降世。

    “哈哈哈哈,世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世人看不穿!爾等區區毛神!受死吧!”

    怒吼一聲,孫悟空從身上揪下來一撮毫毛,對著一吹,瞬間無數孫悟空摸樣的小猴便跳了出來,全部手持著金箍棒模樣的武器,向著天兵們便打殺了過去。

    一時間孫悟空竟憑借著一己之力抵抗住了天兵們的圍捕。

    就在此時天庭陣營中一素衣男子猛地跳了出來,手持著兩節鐵棍打殺了無數的分身。

    “你是誰!”孫悟空如臨大敵,手指著金箍棒指向了那素衣男子。

    “吾乃李天王第二太子木吒,今在觀音菩薩寶座前為徒弟護教,法名惠岸是也。”素衣男子很是優雅擺了擺衣袖說道。

    “惠岸?你不在南海修行,卻來此見我做甚?”

    木吒微微一笑道:“我尊聽師父差來打探軍情,見你這般猖獗,特來擒你!”

    孫悟空一聽這話頓時樂了,哈哈大笑兩聲:“小小毛孩居然敢說如此大話!你別走!吃老孫這一棒!”

    面對孫悟空氣勢洶洶的棍法,木吒全然不懼,使鐵棒劈手相迎。

    他兩個立那半山中,花果山內頓時金鐵交戈只剩連綿不斷,這倆人一個是散修,另一個則是觀音座下的徒弟,雖然孫悟空兵器上占些優勢,但也不足以很快的就打敗木吒,不過很快,戰局的天平變相孫悟空這邊悄悄移了過來,孫悟空那再怎么說也是吃了漫陶緣蟠桃吃了四葫蘆金丹的主,著體內的乏力如同汪洋大海一般滔滔不絕,反觀那木吒就有些要遜色了,五六十個回合下來,木吒只覺得體內乏力將要消耗殆盡,這手臂也因為長時間對戰有些酸痛不已,終于,他的情況被孫悟空看到了眼中,這后頭心中詭計一起,身子在空中一晃便從一化作了二,本體如閃電一般快速沖向了木吒,二分身則是悄無聲氣的跑到了木吒的身后。

    那木吒見孫悟空又沖了過來,兩把鐵棍趕忙往頭上一護,可就在這時,背后孫悟空的分身也動了,兩把金箍棒,一前一后向著木吒砸了過來,哪怕孫悟空的分身只有他百分之十的實力,但那如果被打中了也不會是鬧著玩的。

    木吒聽著背后傳來的呼嘯聲心中一涼,完了,沒想大奧今天自己要栽在這里了!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天空中,一道金光猛地射了下來,一下子就將孫悟空的分身打回了原形,一根毫毛。

    毫毛和孫悟空本身是存在聯系的,,毫毛受了傷同樣他的本體亦是如此,那木吒一見孫悟空速度變慢了,趕忙雙棍向前一打,將孫悟空打飛了出去。

    轟!

    的一聲巨響過后,孫悟空嘴角滲透這一絲鮮血從巖石中爬了出來。

    “該死的毛神!打不過居然還叫人偷襲!你們還真是不要臉呢!!”孫悟空那可是怒不可解,本來對木吒沒有殺心的,可經過此劫吼,他雙眼通紅,只想要將木吒碎尸萬段。

    “該死的妖猴!你莫要血口噴人!我木吒行的端坐的正!我絕沒有叫人暗算過你!”木吒也是憤怒,當神仙尤其是富哦叫這種極其好面子的神仙,他絕不允許他人侮辱自己。

    “那你說是...”

    “不用說了,打傷你的人是我!”孫悟空話還沒有說完,就見云層中一英姿神武的男子走了出來,頭戴三山飛鳳盔,身穿一領淡鵝黃甲。腳踏縷金靴腰掛雙龍帶,玉帶團花八寶妝。腰挎彈弓新月樣,手持著三尖兩刃槍,胯下一批神俊的惡犬看著自己。

    “你又是誰!”孫悟空眉頭微微一皺,他在此人的身上感受到了莫大的壓力。

    二郎神厲聲呵道:“你這廝有眼無珠,不認得吾嗎!吾乃玉帝外甥,敕封昭惠靈顯王二郎是也。今蒙上命,到此擒你這反天宮的弼馬溫猢猻,你還速速下跪等候捆綁!”

    孫悟空一聽怒了,該死的你偷襲自己就不說了,如今居然還敢在傷口上撒鹽,氣的他眼珠子一骨碌,厲聲道:“什么昭惠靈顯王二郎?沒聽過,沒聽過,不過我記得當年玉帝妹子思凡下界,配合楊君,生一男子,曾使斧劈桃山的,是你么?我行要罵你幾聲,曾奈無甚冤仇;待要打你一棒,可惜了你的性命。你這郎君小輩,可急急回去,喚你家那四大天王出來吧。”

    “住口!你這該死的弼馬溫!吃我一槍!!!”

    被孫悟空語言擊在了痛楚上的二郎神爆喝一聲,閃身就是一槍刺了過去。

    來得好!”孫悟空大吼一聲,手中金箍棒用力揮出,棍還未到,便能感覺到罡風呼嘯,吹得山石破碎樹倒草飛。

    當!!!!

    兵器相撞,發出一聲巨響,回蕩在天地之間,震得人耳膜發痛,空間似乎都要破碎,道道波紋朝著四面八方散去,所過之處轟鳴之聲不斷,山倒河枯。

    見孫悟空力量龐大,二郎神念咒爆喝一聲,搖身一變,變得身高萬丈,兩只手,舉著三尖兩刃神鋒,好似那華山頂上之峰,青臉獠牙,朱紅頭發,惡狠狠,朝著孫悟空就著頭砍去,孫悟空一見,嘿嘿一笑,也使一個神通,變得與二郎身軀一樣,嘴臉一般,舉一條如意金箍棒,卻就如昆侖頂上的擎天之柱,抵住二郎神。

    “嘿嘿,你這二郎小子還有點本事嗎!”孫悟空毫不掩飾的甩了甩手,方才和二郎神硬碰硬居然讓他感受到了久違的疼痛感。

    “潑猴,你也不賴!”二郎神同樣如此,他身為天庭第一戰神,自然是打遍天下無敵手,如今卻在這小小的花果山碰到了一個不相上下的人物,自然是讓他內心的戰意盎然而生。

    “話既如此,我等不如坐下來好好喝上一杯?”孫悟空忽然嘿嘿笑道,從懷中取出了一瓶仙釀:“你這小兒不收玉帝待見,肯定沒喝過此等好酒把?”

    “潑猴!你莫要羞辱與我!”二郎神一聽這話頓時不樂意了,什么叫自己不受待見?明明是自己不待見自己拿便宜舅舅而已!

    “你這小兒,怎么就不聽好賴話呢!”孫悟空撇著嘴道。

    “想讓我和你坐下好好喝上一杯也不是不行,只要你能斗得過我,就是讓我讓了你也不是不行!”

    “此話當真?”

    “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既如此,那你說說吧,如何比斗?”

    “我管你變化之法了得,不如就鄙視著變化之法如何?”

    “哈哈,那你還是趁早收兵回去的是好,省的在自己手下面前丟了臉面!”

    孫悟空對自己的七十二變可是及其的信賴,他除了比不過菩提老祖,至今他還沒碰到一個比他變化之法要強的對手呢。

    “哼!莫要說大話!”二郎神冷哼一聲,三尖兩刃刀又砸了過去。

    孫悟空嘿嘿一笑,身子猝然變化,收了法象,掣棒抽身就走。

    二郎神環顧四周許久未見到孫悟空的身影,打開第三只眼定睛一看,嘿,原來那潑猴已經變成了一只小麻雀在那樹上嘰嘰喳喳的嘲笑著自己呢。

    二郎神也沒打草驚蛇,而是迅速解除了法相,猛地鉆入了山林之中,這孫悟空還納悶呢,正準備去查看情況,就見山林之中一直老鷹向著自己飛了過來,孫悟空一驚,趕忙飛了起來,可是這麻雀的飛行速度實在是太慢了,有一變化,變成了一只鸕鶿沖天而起,二郎神見了急抖翎毛,搖身一變,變作一只大海鶴,鉆上云霄來瞧。

    孫悟空又將身按下,飛向了山澗中,變作一個魚兒,淬入水內。

    二郎神趕至澗邊,不見蹤跡,心中暗想道:“這潑猴一定是跑到水中去了,一定是變作魚蝦之類。等我再變變拿他。”

    搖身一變,變作個魚鷹兒,飄蕩在下溜頭波面上。等待片時,孫悟空變的魚兒,正順水下游,忽見一只飛禽,似青鷂,毛片不青;似鷺鷥,頂上無纓;似老鸛,腿又不紅:“想是二郎小兒變化了等我呢!”急轉頭,打個花就走。

    二郎看見道:“打花的魚兒,似鯉魚,尾巴不紅;似鱖魚,花鱗不見;似黑魚,頭上無星;似魴魚,鰓上無針。他怎么見了我就回去了,必然是那猴變的。”

    趕上來,刷的啄一嘴。疼的孫悟空慘叫一聲就攛出水中,一變,變作一條水蛇,游近岸,鉆入草中。

    二郎神尋找片刻依舊不減孫悟空的身影,預算又一次打開了天眼,從天向下看來,忽見水池邊,見一條蛇攛出去,天眼一開自然看出了那是孫悟空,急轉身,又變了一只朱繡頂的灰鶴,伸著一個長嘴,與一把尖頭鐵鉗子相似,徑來吃這水蛇。

    孫悟空化作的水蛇猛地一縮脖子躲過了灰鶴的啄擊,鉆入一旁樹林之中,又變做一只花鴇,木木樗樗的,立在蓼汀之上。

    二郎見他變得低賤——花鴇乃鳥中至賤至淫之物,不拘鸞、鳳、鷹、鴉都與交群,故此不去與之斗法,即現原身,小心翼翼的走了過去,取處一個彈弓拽滿,一石子把他打個踉蹌。

    孫悟空趁著機會,滾下山崖,伏在那里又變,變了一座土地廟兒,大張著口,似個廟門,牙齒變做門扇,舌頭變做菩薩,眼睛變做窗欞。只有尾巴不好收拾,豎在后面,變做一根旗竿。

    二郎神趕到崖下,不見打倒的鴇鳥,只有一間小廟,睜開天眼,仔細看之,見旗竿立在后面,笑道:是這猢猻了!他今又在那里哄我。我也曾見廟宇,更不曾見一個旗竿豎在后面的。斷是這畜生弄喧!他若哄我進去,他便一口咬住。我怎肯進去?等我掣拳先搗窗欞,后踢門扇!”

    孫悟空一聽,心驚道:“好狠,好狠!門扇是我牙齒,窗欞是我眼睛。若被他打了牙,搗了眼,那我豈不成個沒牙的瞎子了嗎!不行不行,我還得跑!”

    說罷,廟宇猛的一變,變作了一頭猛虎。撲的一個虎跳,又冒在空中不見。

    二郎神前前后后亂趕許久,只見四太尉、二將軍、一齊擁至道:“兄長,拿住大圣了么?”

    二郎神苦笑道:“那潑猴剛才變座土地廟哄我,我正要搗他窗欞,踢他門扇,他就縱一縱,又渺無蹤跡。可怪,可怪!”

    眾皆愕然,四望更無形影。

    二郎神搖了搖頭道:“兄弟們在此看守巡邏,等我上去尋他。”

    急縱身駕云起在半空,就見那李天王高擎照妖鏡,與哪吒住立云端。

    二郎神見到兩人立馬問道:“李天王,可曾見那潑猴么?”

    李靖搖了搖頭:“不曾上來。我這里照著他呢。”

    聽了此話,二郎神趕忙把剛才賭變化、弄神通、一事說畢,卻道:“他變廟宇,正打處,就走了。”

    李靖聞言,又把照妖鏡四方一照,呵呵的笑道:“真君,快去,快去!那猴使了個隱身法,走去營圍,往你那灌江口去也。”二郎神一聽這話,哈哈大笑了起來:“這潑猴還真是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獄無門他自來啊!李天王,你等在此等候我的好消息吧!”

    說罷即取神鋒,往灌江口趕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澳洲三分彩可靠吗